五、誰是誰的傷 第二十二章 再見夏鷗

    夏鷗,好女孩,我來了。你別怕啊!有我在,我一直都在你身邊。

    當我懷著波濤萬丈的心,隔著一堵玻璃墻看見穿著囚衣的夏鷗走來時,我眼睛一下就紅了。

    “夏鷗!夏鷗!”我從心底里喊出,因為只能見十分鐘,我一下子千言萬語都不知道怎么開口,思緒一下就堵塞了。我不知道我要說些什么才能表達出我對她的思念和感情,我甚至不能接觸她。她好瘦啊!又瘦又蒼白,我眼淚又止不住地流出。我不是個喜歡隨便哭的男人,但是我總是在夏鷗面前流淚。

    我以為男人在這個世界上只為兩個女人哭,一個是母親,一個是愛人。

    夏鷗我愛你!

    “你哭了。”這是這么多年來夏鷗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別哭好嗎?我活得很好,我不苦。”她微笑著,我想只有像她那樣從小就不愛表露感情的女孩才能在生命盡頭微笑吧,笑得好從容。我實在不喜歡看見她現在的笑,她那笑就代表離別。

    “夏鷗!”淚水瘋狂起來,“夏鷗!我對不起你!”我撲到玻璃墻上,世界上還有什么墻比這更殘忍而鐵面無私!

    “我能進去抱抱她嗎?放我過去好不好?”盡管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我還是哭著懇求我身邊的看守員。

    他看了我一眼,“沒什么時間被你浪費了。”他冷冷地說。

    可能他早就對這些麻木了。

    可是我還不能接受啊,我真的害怕失去夏鷗!

    “小斌,你看見孩子了嗎?我們的孩子。”夏鷗又說話了,她說話的聲音還那么好聽,軟軟的,輕柔。

    “看……看見了。”我喉嚨被哽塞了,我說不出多余的話了。

    “他叫何嘆希啊,是你當年取的名字。我現在也覺得真好,希望我們的孩子永遠沒有煩惱吧。”

    “好的好的,夏鷗。夏鷗我……夏鷗!”我那時惟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呼喚她的名字。

    “這么久才讓你見到孩子,你會怪我嗎?你別恨我好嗎?”她低下頭,幾乎是立即又抬起頭,睫毛上粘著閃光的東西。

    “不怪你不恨你,夏鷗我一直愛著你,夏鷗我永遠都愛你。夏鷗……夏鷗,我不想你走……我不想!真的!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和我們的孩子。我們其實有孩子的。那孩子他,我們有孩子的。”我語無倫次了,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想表達什么。

    “傻瓜,我沒走啊,我這不就在嗎?以后也永遠在你身邊啊。那孩子,你要好好愛他啊。”一提到孩子,夏鷗臉上就出現一抹為人母親的安詳,“我知道你會愛他的,你當初那么地喜歡他,可是那時他還不能叫你爸爸呢。現在他叫了嗎?他聽你話嗎?”

    “嗯嗯,叫了,他叫我爸爸,他很乖,他很像你。”

    “唉,我不希望他真像我,我……是個妓女啊。”

    我再也克制不住了,我猛地跳起來,抱住頭,發瘋般狂抓自己的頭發,像野獸一樣的尖叫,又拼命捶打自己的胸口,用指甲抓自己的臉!“啊——啊——”那一刻我是痛苦難耐極了,我瘋了,我精神分裂了,我聽不見別人說什么,也聽不見夏鷗了,百萬只蟲都在撕咬我的心,我受到了最嚴厲的酷刑,我的行為根本不受控制了。

    我死了吧。

    “夏鷗!我們一起死吧!”我對她叫,拼命向玻璃墻撞,看守開始拉住我,叫人把我拖走了。

    “我們的孩子怎么辦!”這是我這輩子聽到最后一句夏鷗的話。

    本來要給我打鎮定劑的,但是奇跡的是當我聽見這句話時就安靜下來,然后從容地走出監獄。

    夏鷗說我們的孩子怎么辦。

    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孩子,我和夏鷗的孩子。瘦黑的臉,那安靜純白的眼睛,還有小滿,女兒……等待我的那個家。

    幾天后我帶著夏鷗的骨灰回到家里。一切照舊。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网上设计赚钱的网站有哪些 qq麻将怎么开四人好友房 娱乐游戏大全麻将 哪一款梦幻西游可以赚钱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 1688店铺 赚钱 女孩长得好可以赚钱吗 微信小程序有限怎么赚钱 有谁不上班靠炒股赚钱 算命软件如何赚钱 老撕鸡吃鸡游戏 支付宝口碑红包赚钱 街机捕鱼ol 刷视频赚钱安全吗 微信捕鱼辅助软件 地平线4vip如何赚钱